Yanmu燕木冶

跪求各位太太不要乱打tag了,cp洁癖想吐

都是我流,极度ooc,慎入

都是飛星星,他太可愛樂!

18年刚入坑小萌新想要扩列…

如题,现在还有燕花党和我激情吹燕花嘛…花荣粉也可以啊,我们一起来激情讨论怎么让燕花结婚啊,虽然我人丑可我骚话多啊!!只要你来我们就有故事.jpg

忘记传上来了(…)

  庄周阴着脸推开韩信的房门,不出所料的,鲲就待在角落里瑟瑟发抖。韩信则是坐在椅子上,桌上零零散散的放着几张纸,“怎么才能将鲲做的好吃”这几个大字尤为显眼。

  “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沉默良久后,庄周率先开口道。

  韩信被他瞪得发怵,露出了牵强的笑,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庄周却是靠着门冷着脸一副你不说没事我就在这里慢慢等你反正我有的是时间的样子。

  韩信也从没见庄周这幅样过,发觉他可能真的生气了,笑容逐渐收敛,两人间仿佛捉奸的气氛突然消失,变得严肃起来。

  庄周挑了挑眉,等待着韩信开口,却没料到被韩信抓住双手,将他抵到门上,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时双眼全是认真,又靠近了庄周些。这回倒是轮到庄周慌了,红了耳根等待着韩信开口。

  “那个…我知道这样很唐突,可是子休…”韩信压低了的声音吹动了庄周耳边的细发,脸又红了半分。
 
  “其实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当时我就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这么仙气的人,就感觉是天上的神仙一样,我便想方设法的引起你的注意,可是都失败了,我就只好用偷鲲这个办法了。”

  “现在我话都说明白了,子休,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庄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只看见韩信眼里流露出的真诚和渴望。

  半晌,庄周才扭捏着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韩信。

  韩信整个人就突然像被点亮了一样,弯着眼笑了起来。

  越笑越大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庄周愚人节快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同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庄周见状倒也没生气,反而也眯着眼睛随韩信笑了起来。

  韩信就突然蒙了,他发誓那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笑,代价就是三天没起床。

  别多想,被庄周和鲲打的。

 

  庄周:活该单身

鲤鱼被强制跳龙门

  庄周是条鲤鱼精。

  作为一个活了还不过几百年的小妖精,庄周每天的生活就是和鲲待在一起睡觉,做着各种各样的梦。

  虽然有点虚度光阴的样子,可对于能活千万年的妖来讲,这点时间又能算什么。所以他便心安理得的继续靠着鲲睡着觉做着梦,日子悠闲的很。

  直到有一天,天气出奇的好,庄周难得清醒一回,想要晒晒太阳, 谁知刚窜出湖面,一条龙就和他脸对脸差点碰上。

  两人就维持着极近的距离一动不动,在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庄周选择开口道歉。谁知话还没说出口,龙就一把握住他的手问庄周叫什么名字,满眼闪光的那种。

  那条龙叫韩信,银白色的长发束成马尾,高高的扎起来。

  自从那天开始,庄周的日子就再也没清净过,每天早上就被一下子扎进湖里的韩信吵醒。当庄周非常严肃的对韩信讲道自己早上要睡觉后,这种骚扰就转到了下午。

  一个月后的庄周几近崩溃的问韩信为什么要来吵他睡觉,韩信便笑着,堂而皇之的回答道“因为我喜欢你啊。”

  庄周:????????

  接下来的日子里,庄周不仅要经历睡不了觉的痛苦,还要承受被韩信的情话所淹没的双重痛苦。为了早日结束这段时间,一天庄周再次严肃的对韩信说道:“你是白龙,我是鲤鱼,不可能在一起的。”

  韩信笑着反问为什么不可以,庄周便回答这是身份差距,何况自己也觉得不自在。

  话说完,却见韩信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他缓缓开口道:

  “听说过鲤鱼跳龙门吗?”